当前位置:濮阳中原宏力实业有限公司 > 行业新闻 >

“洋玩意”无意中给中国纺织机械行业带来了重

  “后来这家企业提醒我们,产品质量这么好,一定要有自己的品牌,这样才能打开更大市场。”张波说,经历了这件事情,一棉深刻感到打响品牌对一个公司来讲至关重要。
 
  1980年,江苏省纺织工业厅有意让“洋机器”生出“土娃娃”,专门组织了一批机械专家到一棉调研,调研的方式就一个字:拆!“大方”的一棉挑选出一台台进口的清棉机、梳棉机、粗纱机、细纱机、络筒机,来自全省各地纺织机厂的技术员像解剖麻雀一样把它们一一拆开,消化吸收。5年后,中国纺织工业部更是拨款100万元,委托一棉进行“棉纺全流程成套新技术”工业性试验,1988年,试制样机转入批量生产,迅速提升了中国纺织机械制造水平。
  时间回到改革开放前夕的1978年,建厂近60年的无锡一棉此时已有纱锭92512锭、布机1016台,尽管规模位列全国大型纺织企业序列,但设备用的还是解放前的。是安于现状还是主动突围?一棉再次做出抉择。
  “首批羊绒棉纱出产后,运至上海海关报关出运,因难以辨别与普通棉纱的差别,且报价比同支棉纱高出10倍,海关误以为有洗钱之疑,暂拒放行。”张波回忆,后经一棉和日商双方说明详情,并由海关请专业机构检验后才准予放行。
  上世纪90年代初,一下子获得首批自营出口权的一棉遇到了一个始料未及的困扰:没有自己的国际品牌。“没有品牌,酒香也怕巷子深。”一棉织造事业部部长张波今年4月份刚刚退休,他抬了抬眼镜,回忆起创建品牌的故事。
  无锡一棉是如何与这些“大牌”接上头的呢?从党委副书记毛鉴新的话中,我们找到了答案。“上世纪90年代,一棉同日本尤尼契卡公司、马来西亚东丽公司甚至欧洲等企业一一对标,产品品质得到质的飞跃,只是1993年之前一棉没有自营出口权,所有棉纱全部代理出口,很长一段时间,国外面料厂商只知道‘TALAK’商标,不知道无锡一棉。”毛鉴新说,1993年以后,一棉摆脱了“曲线救国”方式,一方面积极参加欧洲和北上广纱线展,一方面照着国外企业通讯录发传真毛遂自荐,由此,意大利、英国、法国的一些大牌面料商接触到了“TALAK”的“老本主”无锡一棉,从寄送样品到参观车间,外国人感觉“very good”,无锡一棉就此进入了一线品牌供应商俱乐部。
 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半年后,无锡一棉率先举办了全国棉纺织行业第一个来料加工补偿贸易项目,从瑞士、日本、意大利、德国引进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25920锭全流程纺纱设备和部分织造设备,新建了纺三车间和织二车间。意外的是,这些“洋玩意”无意中给中国纺织机械行业带来了重大转折。
  走进无锡一棉长江车间,Burberry、LOUIS VUITTON、Herm s、CHANEL、Armani、Gucci、Dior等几十种国际一线奢侈品牌商标贴满了整整一面墙,不言而喻,这些大牌都是一棉的顶级客户。
  功到自然成,无锡一棉让世界认识“中国造”
  1994年至1995年间,一棉尝试用中文“太湖”向日本申请商标注册,却因日本有“太鼓”商标,读音相近而没有成功。经过几番讨论,一棉最终决定以“太湖”英文“TaihuLake”为基础素材,向全世界打出了“TALAK”品牌商标。1999年“TA-LAK”商标在香港特区以及日本、韩国、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50余个“马德里条约”国注册,2001年又在美国注册。至此,无锡一棉自营出口形成了全球性的销售市场体系。
  1995年,日本三山株式会社找到江苏省纺织工业厅,希望寻求一家企业为他们提供做袜子用的羊绒棉面料,只要能生产,价格好说。当时无锡一棉和苏州、南通纺织厂的业务员都在现场,为了不错失机会,过去从来没有做过羊绒棉面料的一棉还是大胆地接了下来。大胆的决定并非盲目,一棉迅速组织技术人员到毛纺厂学习取经,通过多次试纺后大获成功,产品不仅获得了日本客户的青睐,还被认定为江苏省高新技术产品。
 
  回首一路行来的印记,无锡一棉纺织集团董事长周晔珺直言:“从当初的中国民族工业典范,到现在的全球最大紧密纺纱生产基地,历史的年轮走过了99年,其中最为激荡的还是改革开放这40年。”
 
正如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,一个企业的发展也可以印证历史的进程。时代大潮中,40年似水流年转眼而逝,在我们追溯“改革开放”的无锡历史时,无锡一棉无疑是绕不过去的一座高峰。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2018-06-20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友情链接:

0